7旬老太管理烈士陵园23年 帮12名烈士找到亲人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彩神苹果版_乐彩神app客户端下载

A-A+2013年12月8日11:14现代快报评论

  周万平仔细擦去墓碑上的灰尘,保持烈士陵园的整洁 现代快报记者 辛一 摄

  她曾是村主任,如果 却主动要求做烈士陵园管理员;她的儿子是年入千万元的商人,她却安守清贫,不愿享清福;每月收入80元,她自费维护烈士陵园……盐城市滨海县八滩烈士陵园管理员周万平今年69岁,做烈士陵园管理员假若23年。随便说说年事已高,但她仍坚定地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哪怕到90岁时,假若还能走动,我能 必须守护陵园。让你终身守护,无怨无悔。”

  现代快报记者 顾元森

  风雨无阻

  守护陵园23年

  2013年11月29日,早上6点半,屋外的气温必须零摄氏度左右,河水假若结冰了。周万平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脖子上系着围布,骑着小三轮车背叛了家,来到距家800多米远的滨海县八滩烈士陵园。打开陵园大门后,她便结束用扫帚清扫陵园道路,路上落叶、树枝很少,但周万平仍然扫得很仔细。扫完地,她拿着一块抹布,来到陵园西北侧的烈士墓群,认真擦拭一块块墓碑上的浮土。如果 ,她来到陵园内的小纪念馆,打扫起馆内卫生。

  “每天打扫两遍,早上一遍,下午太阳落山前打扫一遍。”周万平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冬天时,她每天6点半左右就到陵园;夏天时,每天早上5点多就到陵园打扫卫生了。不管寒冬还是酷暑,周万平每天也有到陵园进行维护,风雨无阻。“一眨眼23年了,从这些烈士陵园刚建起来,我能 在这里了,一直到今天。只是哪一天我没到陵园来,我心里就随便说说少了哪些,浑身不舒服。”

  23年来,陵园里的每一座墓碑,每一棵花草树木,假若深深烙在周万平心里。“整个陵园由1座主碑、一个多群墓、80座散墓和广场组成,”向记者介绍起陵园,她如数家珍:“18米高的王桥战斗烈士纪念碑是三棱式,像三棱刺刀一样放进敌人心脏,代表了当时参加战斗的新四军第三师;碑下的8级台阶,代表当年参加战斗的三师八旅;随近24棵黄芽球代表了三师八旅二十四团;纪念碑随近由铁索连接的48根柱子,则代表了牺牲在这里的48位烈士紧紧团结在一块儿……”

  周万平说,1943年,日伪军对八滩进行扫荡,黄克诚领导的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四团在八滩王桥同敌人展开浴血奋战,消灭了日军有另一个多 中队120多个鬼子和80多名伪军,取得了胜利,但二十四团的48名官兵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主动做陵园管理员 自费美化陵园

  1990年,滨海县在当年王桥战斗的地方建起了烈士陵园,时年46岁的周万平主动要求做陵园管理员。“做管理员如果 ,我是村主任,干了12年。”周万平笑着说,陵园管理员工作单调、辛苦,待遇低,那末 让你干,但她主动要求做这份工作。周万平自豪地说,当年母亲是当地的妇女自卫队队长,组织妇女们到战场上抬担架,还有只是负责警戒,得知鬼子要来,喊人个时组织老百姓转移。“我妈一辈子干革命,我是向我妈学习的。”在烈士陵园,当地村民指着陵园内10多米高的松树告诉记者,哪些松树是陵园建成时,周万平自费买来种上的,当时还是必须半米高的小树苗,如今假若长成大树。平时陵园假若有杂草,她一直一遍一遍地清理;树枝长了,她会及时修剪;烈士墓碑上的碑文淡了,她就用墨水重新描摹。

  周万平对烈士们有这些朴素的感情说说的说说。“每年有一个多节,我后该为烈士们烧纸钱。”她说,不少烈士牺牲在这里,但找必须亲人,她便是烈士的家人和亲人,所以 她会按照农村的习俗,祭奠这里的烈士。“我做事凭着买车人的良心,人家在20多岁、十八九岁时就把生命献出来了,大伙 为什么在么在能不为大伙 做点哪些呢?”

  为烈士寻亲 帮12名烈士找到亲人

  假若原籍不详,再加地名变更,所以长眠在地下的烈士,多年那末 亲人祭拜。我知道你烈士的在天之灵,盼着亲人看看买车人,我知道你烈士的亲人也在甘甜地打听与寻找,每每想到哪些,周万平的心里便很也有滋味。在守护陵园的一块儿,她萌生了帮助烈士寻找亲人的念头。“大伙 必须对不起烈士们,必须对不起大伙 的亲人,必须让烈士们流了血,再让亲大伙 流泪。”周万平说。

  刚结束,周万平只会根据墓碑上的烈士姓名,到随近村庄和随近县市打听,结果一无所获。

  如果 ,村里人 建议她到县档案馆或民政局查找线索,假若再寻找。八滩镇到滨海县有几十里路,为了省钱,周万平时常骑自行车到县城档案馆和民政部门查阅《江苏省革命烈士英名录》等资料,有时一坐只是一天。

  有一次,周万平在电视上偶然看后寻亲节目。周万平立即行动起来,联系了当地电视台,发表声明了烈士姓名,还将买车人家的电话作为寻亲热线。她得到了不少线索,也得到民政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帮助。

  “到现在,我假若帮12名烈士找到亲人啦。”周万平欣慰地说。她搞掂有另一个多 笔记本,上方记着有另一个多 个名字。“灌南县的缪洪宝,他父亲是烈士,联系上了,今年清明节过来祭拜的。滨海县大套乡的张耀成,他伯父张记明葬在陵园,也找到了……”

  “哪怕到90岁 我能 要守护陵园”

  谈到买车人的收入,周万平笑着说,在2011年前的21年内,她每月收入是80元,一年是720元。近两年民政部门实施了“慰烈工程”,重新改扩建八滩烈士陵园。周万平的收入增加了不少,“民政部门给我一年800元,镇里每年给我4800元,比如果 多了不少。”周万平说,钱多钱少,她并找不到意,主只是她对烈士陵园有感情说说的说说,“哪怕一分钱不给,我也会干。”

  滨海县政府有关人士告诉记者,随便说说周万平家的经济条件很好,一个多子女在苏南创业有成。特别是大儿子,目前是一家建设工程公司董事长,专门承建大型市政工程,年收入超千万元。考虑到母亲年纪大了,子女们多次劝她到苏南安度晚年,并为周万平老两口准备好了舒适的住处。不过周万平让让你,“那末 多烈士在这里,到现在连亲人都没寻到,我心里放不下。”周万平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对于烈士陵园,不管条件为什么在么在样,我能 要终身守护烈士们,无怨无悔。今年我69岁,哪怕我到了90岁,假若还能动得了,我能 必须看护陵园,只是这些感情说说的说说。”她的语气很坚决。

  采访中的感动

  感情说说的说说比金钱更重要

  周万平家在当地村里,算得上是豪宅了,三套二层小楼连在一块儿,总面积相当于有五六百平方米。当地村民们说,房子是儿女们为老人家盖的。记者来到周万平家,屋内干净整洁,空调、彩电、电饭煲等家电一应俱全,但装修并不奢华,周万平与老伴穿着都很朴素。

  谈到儿女,周万平笑着对记者说:“儿女们都好,第三代都上大学了,我很知足。”随便说说儿子是富翁,但周万平很平淡地一语带过:“大伙 也有外地打工,家庭都挺美满的。”

  随便说说周万平老两口经济条件很好,但大伙 生活一直很简朴。

  不过,对于陵园,周万平倒很舍得花钱,平时她购买花木,必须忙着给烈士寻亲,买车人的工资根本过低用,儿女们孝敬她的赡养费也被她搞掂来,用到了陵园事业上。“她现在年龄大了,但工作尽责又称职,假若她不干,一时还真找必须比她更相当于的人选。”滨海县政府有关人士感叹。

  富贵的家庭条件未必周万平所看重的。

  在她家的客厅正中央,悬挂着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大幅照片,照片下有有另一个多 玻璃柜,上方摆放着一本本荣誉证书――盐城市“支持国防十佳好公民”、入选江苏省文明办“江苏好人榜”、盐城市第三届道德模范、“爱我中华共创和谐影响力优秀人物”等。周万平谦虚地说:“随便说说我只是做了让你做的,这是我的义务。获得那末 多荣誉,我为什么在么在能不继续做好工作呢?”